从今天起,跟那个“水性杨花”的自己一刀两断

摘要: 我终于开始为自己早年的“水性杨花”付出代价了,尽管当初的“水性杨花”其实是被迫的。

10-11 05:26 首页 扯淡不二


9月上中旬,我过得极不轻松,压力极大。还好,经过大半个月的煎熬之后,一切困难终于搞定,我要“再出发”了。

 

一.

 

“你认识一千个歌星,还不如唱好一首歌给一千个人听;读过一千本书,还不如写一本书,给一千个人看;跟一千个女人有过风流韵事,还不如用心去爱一个女人,让一千个女人去羡慕她。”若干年前,我在人人网的状态栏发了这样一段话,然后,有人在评论中说:是谁说的,‘通常,排比句从第三句就开始瞎编’来着?

 

写这段话的起因是,有一次跟同事一起看电视,到某个综艺节目时,同事鄙视我道:“清涛啊,你怎么连一个歌星都不认识啊?”我回答他,而是心想:认识歌星有啥价值?确实,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也很羡慕那些“知道很多”的人,认为他们很“博学”,但后来我渐渐明白,那种没什么底蕴的浅层次“博学”,只要多翻几本杂志、多看几则新闻就可以知道,根本不值得羡慕。

 

在跟各色人等的接触中,我还发现,生命的绚丽多姿,是靠广度,靠“水性杨花”来实现的;而生命的内涵,则是靠深度,靠“用情专一”、“专宠一人”来实现的。

 

具体到我最热爱的求知一事上,作为一个爱装逼的人,我更希望成为知识的创造者,而不是一个貌似很博学的“二道贩子”,所以,这么多年来,我对求知的态度一直是,重视深度超过广度——因为,广度,你知道得再多,那都不是你自己的东西;而深度,则意味着你有属于自己的东西,你有创造力。

 

广度可以靠快餐式学习突击实现,而深度则需要长时期的专注与积累。这么多年来,虽然写作题材很多,但逻辑严密、层层递进、直击人性、心理剖析却是我写作的共同点,所以,现在,思维的深度我已经达到一流水平了;但也因为写的题材过于宽泛,没有在任何一个领域里专注过,这就导致,面对任何一个领域的话题时,专业知识匮乏这一短板就会很快暴露出来——专业积累不够,思维再有深度,也写不出好的东西。

 


2016年年初,我开始退出鸡汤界,往商业观察的写作转型。虽然,平时写的商业观察,阅读量都比平均水平高不少,读者的反馈也还行,但我自己却很心虚——没有经过长期积累,不能保证大部分东西都是原创,这样东拼西凑出来的东西真的不丢人吗?也难怪郭磊同学鄙视我写的某些稿子“读起来有种便秘的感觉”。

 

更可怕的是,每当我看到一些垂直类媒体上一些比我年轻六七岁的作者写的文章水平比我高很多时,我就无比郁闷。有这种差距,主要不是因为个人天分上的差异,而是因为他们已经在这个领域积累过几年了,但我却没有。

 

所以,春节后在离开秦朔朋友圈之前,当秦朔老师问起我离职原因时,我很坦诚地讲,以我现在的水平,还没有资格写一些很宽泛、很宏大的东西;我得找一个垂直类媒体,聚焦于一个领域做深度积累,然后成为“专家”。

 

 

2月底,我来到了杭州,加入吴晓波团队,做跨境电商产业研究,就在我刚爱上这个领域,觉得“可以深耕”的时候,公司高层觉得我们的业务方向不准,把我们部门给解散了,然后,4月18日,我失业了。公司内部可安排的岗位,没有我十分满意的,而那段时间,外面的工作机会也很少,正好,有几个公司找我帮忙写本书,于是,我就被迫做起了“自由撰稿人”。

 

很久以来,在家自由写稿就是我最大的梦想——2011年看周国平写他第二个女儿啾啾成长过程的书《宝贝,宝贝》时,我就把“全职在家带孩子”树立为人生理想,但对我来说,要实现这个理想,就必须先得成为“自由撰稿人”,我后来去做记者,也是奔着“自由撰稿人”去的,可以说,做记者,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实现“更高级理想”所需的跳板。

 


5月初到9月底,我一直是“在家办公”的状态,梦想终于实现之后,我才发现这事情根本不好干。一方面,跟别人合作的书,需要双方多轮沟通之后反复修改,但很多修改,并不是让作品的质量提高,而只是更符合对方的口味,并且,修改的过程常常不能给我带来知识上的收获;另一方面,作为一个一直以来都对社交十分排斥的人,我竟然觉得,长期宅在家里,太封闭了,“会失去跟外部世界的链接”——在这几个月里,我开始变得渴望跟人面对面的交流,“你上网看书,照样可以学到知识,但这些跟面对面交流的收获还是没法比的”。

 

于是,我开始考虑出来找工作了。凭着我做自媒体的出色成绩单以及在秦朔朋友圈的履历,找一份工作当然是十分容易的事情,但到了我现在的这个年龄,找工作又决不能是“找一个饭碗”这么简单的事情,而是必须是一份可以长期干的事业。

 

在毕业的前几年,由于生存技能缺乏及定位不准等原因,我经历了太多的行业——保险公司半年、塑胶公司三个月、电子厂1年、机械销售4年,这些事情,都跟我后来的事业没有直接关系。虽然说从人生阅历的角度看,每一份经历都是有价值的,但我还是觉得,我在制造业耗费的时间太长了(2-3年就足够,而不必是6年)。在成都《新城乡》杂志社的两年零八个月,对从制造业中转型出来的我来说,已经算是迈上了更高的台阶,但进入一个跟体制距离过近的媒体做“党的喉舌”,毕竟不大符合我的意愿,而且,由于杂志定位不准,写的内容过于庞杂,我在这里也没有形成专业知识上的深度积累。

 

《新城乡》这段经历最值得我感恩的主要是以下几点:1.在此之前,我写的都是以个人经历和心得为主的鸡汤,没写过严肃题材的,而在杂志上写严肃题材,让我变得更加严谨,更加善于追根问底和质疑,并且,对资料的消化吸收能力也增强了。2.我的总编廖翥、副总编赵仁贵老师都“知人善用”,尤其是我的主编衡洁同学,把所有的专家学者对话稿件都安排给我,这既发挥了我“善于跟牛人深度对话”的强项,也让我这个强项更强。以前我刚做销售的时候,遇到个普通的工程师、采购员,也是五六分钟之后就没话说了,但现在,哪怕是遇到身价数千万、甚至超过20亿的企业家,侃侃而谈半小时、一小时也不在话下。3.我的总编廖翥默许甚至是变相支持了我做个人微信公众号。4.主编衡洁同学的专题策划能力很强,并且,她策划的很多专题都很切合我的兴趣点,以至于我的杂志上的稿子完成之后,又继续在个人号上“补充完善”。我2015年在鸡汤界的“成名作”《既然差生那么有前途,你咋不鼓励你儿子去当差生呢》及2016年4月份在中欧国际工商管理学院EMBA群里引起热烈讨论的《对“工匠精神”的过度发挥,加速了日本制造业的衰败》,在很大程度上都是拜衡主编“所赐”。

 

虽然说在体制内杂志做内容受到诸多限制,个人能发挥的空间并不是很大,也没有能积累到多少专业知识,但这段经历毕竟是我“步入正轨”的开始,也是我后来新征程的起点。

 

三.

 

一开始对自己缺乏定位,求职方向不明确,每次跳槽都同时换行业,这确实是我毕业后前六年最大的痛点。但比较庆幸的是,在进入媒体“步入正轨”之后,再后面的跳槽,都是在现有基础上“迭代”了,上一段工作中形成的能力,都能直接在下一段的工作中派上用场;这样,跳槽就不再是没有明确方向的“转行”,而是方向更加“精准”了。

 

然而,问题在于,你想进入一个你自认为“更精准”的领域,并且你也认为你虽然没有直接经验,但有足够的潜力、可以胜任,可别人凭什么相信你呢?没有多少人会有耐心去发现你的潜力,在对你缺乏深度了解的人眼里,经验永远比潜力靠谱。这样,缺乏直接经验,便会成了你的死穴。为了转行成功,你甚至可能会自降薪水,但这样一来,别人就对你更加充满怀疑。

 


这些倒还是其次的,30岁之后转行最大的尴尬之处是,你不得不接受一些年龄比你小很多的“面试官”的审视。并且,很多时候,仅从言谈举止便可断定,这个“面试官”的综合素质还远不如你——他之所以有资格审视你,成为你未来的上司,仅仅只是因为他的专业能力比你强;而他的专业能力比你强,又主要是因为他已经在这个领域里干了很多年

 

我自己的问题,前面已经说了,由于前些年频繁转行,没有在某个领域形成深度积累,这就导致,我表面上阅历丰富,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但实际上,可能没有一技之长,在具体的领域里,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白痴。所以,有些人,哪怕我明明看不上他们,但在职场上,他可能就是我的上司——仅仅是因为我早年“水性杨花”“处处留情”,而他则用情专一。

 

我记得13年我刚到成都时,一同事对我说:像你这种经常转行的,职务晋升会很容易受影响。 我说:我对职务晋升没多大兴趣。她纠正我道:但你的收入往往是跟职务挂钩的。 是啊,她说得很对。看一下身边的朋友,现在,专业能力、职位和收入都领先的,基本上都是过去的十多年来一直在一个领域里深耕,甚至是十年来一直没换过工作——当然,这种“没换工作”的前提是一开始就选对了方向,“没必要换”,而不是某些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那种“不敢换”。

 

我不在乎职务晋升,甚至,只要能进入自己理想的领域,薪水低点也没关系,但即便如此,我还是处于“没人要”的境地。7月份,我写过一篇《当“35岁危机”来敲门》,但没想到,仅过了两个月,我就提前遭遇了“35岁危机”带来的恐惧感。9月上中旬,除了焦虑地刷招聘信息,我什么事也没心思干。

 


我终于开始为自己早年的“水性杨花”(频繁转行)付出代价了,尽管当初的“水性杨花”其实是被迫的。

 

四.

 

就我对自己的了解来说,我一直认为,经验不是问题,只要有机会,我这个“初出茅庐”的新手就会比大多数有经验的人做得更好。去年进入秦朔朋友圈之前,我曾经担心,自己并没有商业报道的写作经验,会不会“试用期没法通过”,但实际上是,我在这边发的第一篇稿子,就在中欧的EMBA群里引发了热烈讨论。。。

 

粉条儿说:像你这种人,应该是由一个能了解到你潜力的人来挖掘你,而不应该是直接去跟陌生人谈判。  我说:能了解到我潜力,主动来挖我的人也不少,但他们做的项目,我都没有太强烈的感觉。

 

最近四五个月,我“感觉最强烈”的,就是无人驾驶汽车了。在经过多番比较之后,我最终加入了《建约车评》——我所接触过的最好的汽车科技媒体。

 

5月底,帮一个咨询公司写本书,提纲里面有一章是“无人驾驶,下一个战场”,那几天,读了20-30万字关于无人驾驶的资料。虽然前两年也看过一些关于无人驾驶的东西,但这次了解更深入一些,因此,就更加着迷。 之前我多次说要专注于一个领域深耕,但具体是哪个领域尚未敲定,现在,无人驾驶让我找到了方向。那段时间,我曾经想自己去做一个无人驾驶类的公众号,但想了下这个领域门槛太高,而自己又起步太晚,便放弃了。像我这种没基础的,还是得老老实实地跟着一个老师学习。

 


在查资料的过程中,我看到的最精彩的一篇文章是《建约车评》于4月20号发的《百度扔下原子弹,炸掉全球无人驾驶数百亿美金研发投入》,随后,浏览了一下这个号的原创文章,发现都很牛逼——兼具了专业性与趣味性、可读性的统一。再细看,原创文章的作者都是同一个人,当时想:这应该是一个“个体户”,不招人吧?   尽管如此,在6月底的一天,我还是带着侥幸心理在它的一篇文章末尾留言:你们这里还招人吗?  

 

就这样,我加上了《建约车评》负责人余建约老师的微信,他看了我的简历后,没有回复,我便以为“没有然后”了。结果,第二天上午十点,余老师在微信上给我发了个选题:“有空的话搞一下这个,我付给你XXX元。”本来,我那天很忙,没时间写,但我又一想,明明是你自己主动找到人家希望加入、希望写稿的,结果,人家交给你的第一个任务,你就不接,这样,你还如何取信于人呢? 这么一想,我赶快关掉手机,开启“免打扰”模式,开始查资料、消化资料、码字,到下午五点半,我将完成后的稿子交给余老师,经他编发后头条推送。

 

随后,余老师跟我通了个电话,比较深入地聊了聊他对这个智能汽车、无人驾驶产业的理解,以及做这个领域专业媒体的前途,并确认了一下我的职业生涯规划,然后邀请我加入,我说自己现在手上的书稿还没弄完,得十月份之后才行。

 

七月底,我又在《建约车评》上发过两篇稿子。这次,在余老师的引荐下,我还加上了奇点汽车和威马汽车的董事长的微信,并做了简单的采访,我再次确信,《建约车评》虽然还是“个体户”,但在能触达的采访资源上,绝不亚于大的媒体平台。并且,对我这样一个尚未正式加入的“临时工”,余老师肯把这么宝贵的资源分享给我,让我非常感动。

 

但自8月底打算“出去工作”的时候,我并没有首先选择《建约车评》。这个领域,我近几个月一直在关注,兴趣也未减退,但看得越多,就会越觉得这个领域“深不可测”,然后担心“以我的水平之差,可能再混个六七年,到了我四十多岁时也混不出个啥名堂来”,一想到这个,我就有了畏惧感。

 

9月21号,我定下来去张江的一个咨询公司,在学弟所在的公司,学弟把我推荐给他的老板,他老板邀请我加入。就在我刚做完入职体检,并考虑节后租房的事情时,余建约老师说他后天在上海有事,希望能跟我当面聊聊。

 

23号早上,我们在虹桥高铁站的一个咖啡馆聊了两个多小时,最终,我正式决定加入《建约车评》。余老师开门见山地说,希望我去北京总部学习半年时间,他给我补贴一半房租,并且每个月报销两个来回回杭州的路费,半年学习结束后,我就回杭州,不用坐班,“自由撰稿”即可。他看重的是我文章的传播力,我的专业能力,目前是很差的,这也正是他要我去北京在他身边“受虐”的根本原因。他相信,经过半年的集中训练,我就能够“独当一面”了。

 

与大多数人招人只看经验不同的是,余老师说,经验丰富的人一大把,并不稀缺,他更看重的是我身上的激情;这也正好印证了粉条儿说的“你就适合由一个对你比较了解的人来挖你”。我最终放下“这个领域的水太深了”的顾虑决定加入,也是因为余老师给了我信心。我相信,跟着这么一个顶尖级的导师接受训练,经过三五年的训练,自己就会有起色。(占国也鼓励我说:你要相信你作为一个学霸的学习能力。)

 


《建约车评》对接广告极为克制,因此,目前并没有什么收入,但即便如此,余老师还愿意为我提供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薪水、并补贴房租和交通费用,他似乎并不担心我在这攒到经验后“另谋高就”,不担心自己在我身上投入的钱和精力都打了水漂,我觉得,关键原因在于他对《建约车评》的未来极为乐观,他不相信别的平台有魅力吸引到我。(我看过很多写无人驾驶的文章,相比之下,《建约车评》的逼格最高,这也难怪,李彦宏、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车和家创始人李想、迅雷创始人程皓等都是《建约车评》的粉丝。《建约车评》虽然粉丝总数不多,但绝大多数粉丝都为业界精英,质量极高,并且,打开率为其他号的数倍、十几倍。)

 

在收到Offer后,我回复余老师说:毕业十年了,这是头一回感觉不是“找一份工作”,而是“跟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创业”。节前,《简约车评》推出的《中国盘扔下原子弹,或炸飞全球30万亿传统汽车产业》火爆并引发众多业界大佬点赞后,我谄媚地发了个boss直聘的广告截图:搞错老板吃土,搞对老板吃肉。

 

 

最后,广告一下,对电动汽车、智能汽车、无人驾驶感兴趣的朋友,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建约车评》。

 




这两天,刚在杭州搬了家,把房子租在了粉条儿可以步行10分钟上下班的地方,今天下午,我就要坐上去北京的火车,开始新的征程了。刚办完婚礼,我却来个远征,这个事情确实挺残忍的,所以,粉条儿说:你应该等“七年之痒”的时候再出远门。 但理智告诉我,暂时的分开,两周见一次,是为了以后的生活能更顺利、更幸福——毕竟,事业做好了,我的心情会更好,这样,就会更有心思“哄媳妇开心”了。


推荐阅读(本条为超链接,或者点击“阅读原文”也可以): 

哄媳妇开心,才是一个男人最重要的才华——婚礼上的发言



首页 - 扯淡不二 的更多文章: